bluenotelabel-400x136

音樂內外的旅行, Blue Note唱片賞析(连载)

文/xhua

40-50年代,随着现代爵士乐的兴起,美国爵士乐涌现出大量如Prestige, Riverside, Mercury, Contemporary, Atlantic,Verve等优秀的独立录音厂牌,他们往往依靠其非凡的老板或者制作人,挖掘出了一大批优异的爵士乐乐手,留下了大量经典录音。成立于1939年的Blue Note唱片公司,正是其中最卓越的代表之一。

Blue Note唱片公司在50年代的崛起帮助定义了现代爵士乐的声响,从音乐的内在风格到外在视觉效果。在50中期到60年代末大约15年现代爵士乐最兴盛的时期里,Blue Note唱片公司所发行的许多唱片,在历经时代的变迁之后,都作为美学典范成为了现代爵士乐的经典录音。

Alfred Lion,这位Blue Note传奇的制作人以及唱片公司老板,成就了包括我自己在内许多爵士乐迷的梦想。他的传奇性在于,这位来自德国看似美国音乐的局外人却以个人的品位引导了爵士乐的风潮,引导了全世界无数热爱音乐的人们对于生活的态度。正如最初从Blue Note走出来的伟大钢琴手Thelonious Monk一样,Alfred Lion坚信”Play Yourself!”的理念,他和他的搭档Francis Wolf将毕生都奉献给自己热爱的事业中,坚持录制和发行他们自己喜欢的有感觉的音乐,并且获得了不可思议的巨大成功。

這些书稿的内容会包括Blue Note唱片公司的简介,阐述了Blue Note所诞生的土壤和时代背景,其成长历程,及其独树一帜的从音乐和录音风格到外在唱片套封设计的美学特点。主要内容是結合我聆听与体验的许多张经典Blue Note唱片的文字介绍及其相关乐手的小传。

这里我要介绍给大家的这些唱片,只是浩瀚爵士乐中的沧海一粟,在Blue Note唱片公司的目录里也只是一小部分。然而这些却代表了爵士乐最黄金年代期間最上乘的音乐,涵盖了现代爵士乐中各种各样的风格:从硬波谱(Hard Bop),灵魂爵士(Soul Jazz),到和弦变换更复杂的后波谱(Post Bop),甚至完全跳出传统更具创新精神的先锋爵士乐(Avant-Garde Jazz)等等。

分类只是为了对风格的差异性作简单的区分,其实他们都有内在的联系性,而且事实上有时候很难区分。譬如有灵魂乐风味,和当时黑人流行音乐融合更多一些的硬波谱,我们就叫做灵魂爵士。正如Duke Ellington公爵曾针对音乐的风格分类时所说的”我想,这里真正重要的是个人的品位而非分类”,我们先不必为众多的音乐风格中的细节差别而困惑,特别是对于刚开始聆听的许多爱好者来说,重要的是在聆听中培养出我们的耳朵,在聆听中发现乐趣。

前  言

Blue Note廠牌的故事 – Reid Miles

Blue Note唱片賞析(请点击专辑封面):

theamazingbudpowell-LP-400x401Blue Note唱片賞析(三): Dexter Gordon -Doin’ Allright

 

淺談Afro Blue

John Coltrane - Afro Blue Impressions

John Coltrane – 《Afro Blue Impressions》 (1963)

文/捷瑟敏

1、 <Afro Blue>的源頭

說到 <Afro Blue>這首歌,很多人首先想到,並且最有印象的版本,應該就是約翰‧柯川(John Coltrane)的版本,畢竟,科川其中一張專輯,就叫做《Afro Blue Impressions》啊。筆者跟很多人一樣,也是首先被科川的版本所吸引;但值得注意的是,事實上,科川並非此曲的原作曲人,即使科川確演奏出了一個聽眾最為熟悉而影響深遠的版本,而也是因為科川,這首拉丁爵士歌曲更為聲名遠播。

<Afro Blue>真正的作曲者,是爵士鼓手Mongo Santamaría,而這首歌錄製的最早版本,是在1959年與Cal Tjader合作的LP:《Concert By The Sea, Part 1.》上面,比科川要早了四年。而爾後Mongo Santamaría在自己的LP:《Mongo》當中,亦收錄此曲在碟中,雖然《Mongo》較《Concert By The Sea, Part 1.》早發行,但論錄音時間是《Concert By The Sea, Part 1.》最早。 Read More…

son of august

夏日的细枝末节:Peter Scherr–Son of August

瑜珈熊 Peter Scherr《Son of August》专辑乐评 载于 掘火网刊

(请点击浏览全文和试听专辑曲目)

最大的问题是节奏。与爵士乐模糊、灵动的节奏相比,摇滚乐四平八稳的扎实鼓点儿磨穿听众耳膜不说,常常给同台的爵士乐手带上一副沉甸甸的镣铐、将其禁锢在一块块方方正正的监牢之中,更不要提鼓手与其他乐手间微妙的互动了。深受摇滚影响的鼓手也大多不谙“少即是多” (less is more)和“松弛的强度”(relaxed intensity)这类更为爵士乐手所尊崇的理念,爱过度强调感官刺激而弃动态与力量变化之于不顾。这亦是Fusion的顽症之一。没有贬低摇滚的意思。the Band鼓手Levon Helm的鼓朴实无华但同时soulful异常,先锋者如女钢琴手Marilyn Crispell都曾与他们一起演奏。

音色也是个问题。不似吉它、贝司和键盘类乐器在电声化后获得了独特的魅力,爵士乐中常见的管乐们在被电声化或在其它电声乐器的包裹后,自己的音色魅力往往丧失殆尽…乐手们被迫在一个极窄的音色空间内施展自己的家伙,常常捉衿而肘见,尴尬异常。

当然,以上攻击低劣摇滚爵士之辞万万不可用在“八月的儿子”身上。

Idle Moments的故事

文/Aspen

原载于作者Aspen博客

Idle Moments Front Coveridle moments backcover

文中谈到的就是这首曲子,您不妨边听边读。

1963年11月的某天,大忙人Grant Green帶著一夥樂手趕到RVG錄音室準備搗鼓出一張專輯來,作為他本年度的收尾之作。按照事先的編排,一共錄四首曲子,於是各就各位,擺好架勢開始吹撥彈敲,一時好不熱鬧,半個小時過去,三首曲子已經順利完成,只剩最後一首了,我要說的故事也由此開始。

最後是一首16小節的芭樂曲,有著慵懶舒緩的美妙旋律。參與這次出演並身兼編曲的參謀長Duke Pearson屈指小算,LP的容量有限,為了爭取四首曲子一次過關大滿貫,這首必須在七分鐘之內搞定;簡單宣佈了下各個獨奏樂手的即興長度:大忙人兩段(two choruses),其餘的都一段。準備,開錄! Read More…

Herbie Hancock - My Point of View (1963)

移步不换形—谈Herbie Hancock六〇年代在BLUE NOTE的七张唱片

文/Aspen

上个世纪六〇年代是爵士乐鼎盛春秋的“末法时代”,在见证爵士乐开始逐渐退出主流舞台的同时亦显示了爵士乐最开明和自由的一面。从艺术角度来看,各种新元素不断加入,爵士乐自身亦在不断寻求突破;从社会角度来看,爵士乐不再仅仅是折射世事变迁的哈哈镜,更成为表达信念与理想的手段。

在这一时期的爵士乐手亦展现了独特的个性与风采。他们既是改革的参与者,同时又要接受音乐本身对其作出的更严峻的挑战。以钢琴手为例,如果一位演奏者只满足于沿袭Bud Powell开创的现代技法,五〇年代的他或许会名噪一时,而在六〇年代只会被风起云涌的改革新浪吞噬。六〇年代是勇于开拓者的天下。在这人才济济的舞台上,有着许多耀眼的明星,虽然因着爵士的式微而或多或少地被人忽视或未得到应有的评价,但他们取得的成就丰富了爵士的百科全书,留给后人取之不尽的宝藏。Herbie Hancock或许就是其中一位。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