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gfangdaban

小宝:一个人的爵士江湖

文/Liamaerd

惯常地,北京的爵士乐迷们,要是动了去现场听爵士音乐的神经,会去后海的东岸,农展的CD,或是挨着中戏的江湖。惯常地,这些地方有时冷清有时拥挤,大家看着熟悉的面孔听着熟悉的音乐,时而低语谈笑时而落两声掌。

也许他们中的一些人还记得,在2008年,北京的东边有一个和这些地方都不太一样的爵士酒吧,那个地方被大家叫做“大班”。在这个略显狭小的空间里,曾经历过七位乐手在三个观众面前以八支Joe Henderson的原创作曲向大师致敬的夜晚;也经历过场子水泄不通,观众轮转,近二十个乐手轮番上台,玩了近六个小时的“大班全明星Jam Session”。在东方大班的OT Lounge,人们会记得美洲原产的上好白葡萄酒,会记得喷香诱人的澳门炒米粉,会记得陷在沙发里烛影摇曳间的恍然若梦,会记得靠在木椅上耷拉着从树叶间渗落的昏黄灯光时的静谧舒适。

也许,还会记得有这么一个人。

头带一顶鸭舌帽,鼻梁上架着黑框眼镜,每次演出开始前会登台向观众们介绍演出的乐手和音乐。

看上去像一个老板?一个音乐节目的主持人?抑或是一个乐队的经理人?有人叫他Leon,有人叫他小宝。小宝说,这个地方凝聚了他对音乐的热爱。

那么,就从小宝和音乐的结缘开始吧。

继续阅读 at 掘火网刊

Wang_Chenhuai-1-400x533

“对与错” – 访爵士贝司手王晨淮

中国新一代爵士乐手访谈小系列(二)

这是我正在筹划中的“中国新一代爵士乐手访谈小系列”的第二篇。之后会有更多乐手的访谈逐步发在掘火上。对于“中国新一代爵士乐手”的定义,我设想得很模糊,但主旨在于向大家介绍一些相对不太为铁杆爵士乐迷圈子之外所了解的年轻一代爵士乐手们,企图了解他们的生活状态、个人故事、音乐抱负和对爵士乐的看法。中国音乐未来的希望在他们身上。

采访人:瑜珈熊

受访者:王晨淮

时间:2011年6月30日 下午2点20

地点:北京现代音乐学院附近咖啡馆

 

2008年夏,我在本刊作者Liamaerd的带领下,开始在北京的“东方大班OT Lounge” 听国内的爵士乐现场。

Liamaerd是这样回忆大班的:

“秋天来了,转眼间2009又要过去了。

惯常地,北京的爵士乐迷们,要是动了听爵士现场的神经,依旧会去后海的东岸,农展的CD,或是世贸天阶的CJW。惯常地,这些地方有时冷清有时拥挤,大家看着熟悉的面孔听着熟悉的音乐,时而低声谈笑时而落两声掌。

但是他们中的一些人也许还记得,在一年之前,北京的东边有一个和这些地方都不太一样的爵士酒吧,那个地方被大家叫做“大班”。在这个略显狭小的地方,曾经历过七位乐手在三个观众面前以八支Joe Henderson的原创作曲向大师致敬的奥运之夜;也经历过场子水泄不通,观众轮转,近二十个乐手轮番上台,玩了近六个小时的“大班全明星Jam Session”……”

作为红手五重奏、高太行四重奏、夏佳三重奏等乐队的贝司手,大淮在大班的出现频率很高,我也由此认识了他。与其他几位乐手相比,大淮的资历最浅,但他勤奋地在演出中学习、尝试新想法、新技巧,没有丝毫掩饰。这种诚实与努力拉近了他与听众间的距离。不久后,听说他赴荷兰深造,之后又去了纽约。我也一直不在北京,直到2011年夏,相约访谈前的不久才在CD Blues再次听到他的演奏。三年来大淮精进不少。

为了阅读方便,访谈被粗略划分为“起始”“红手”“荷兰”“纽约”“技术”“杂谈”几节。个人以为,访谈中大淮谈及如何摸索自己的音乐方向、音乐理念如何转变、对音乐里“什么叫对?什么叫错”的思考等段落,值得所有年轻或不那么年轻的乐手们借鉴与共勉。

继续阅读 at 掘火网刊

18__MG_9486-400x266

“上海-波士顿-纽约-上海” – 访爵士歌手张乐

文/瑜珈熊

中国新一代爵士乐手访谈小系列(一)

(访谈者注)这是我正在筹划中的“中国新一代爵士乐手访谈小系列”的第一篇。之后会有更多乐手的访谈逐步发在掘火上。对于“中国新一代爵士乐手”的定义,我设想得很模糊,但主旨在于向大家介绍一些相对不太为铁杆爵士乐迷圈子之外所了解的年轻一代爵士乐手们,企图了解他们的生活状态、个人故事、音乐抱负和对爵士乐的看法。中国音乐未来的希望在他们身上。

采访人:瑜珈熊
受访者:张乐
时间:2011年5月2日 下午3点
地点:美国波士顿Prudential Center – Top of the Hub

歌手张乐毕业于美国新英格兰音乐学院(New England Conservatory of Music)爵士表演系,其后又于纽约Queens College的Aaron Copland音乐学院获得爵士表演专业的硕士学位,期间于纽约演出、教学,今年五月即要回归上海造福上海人民…

第一次见到张乐是在3年前,NEC的一场硕士毕业生音乐会上 。(表演者是来自葡萄牙的歌手Sara Serpa)。音乐会后,钢琴家Ran Blake介绍了我与同在观众席中的张乐认识。闲聊了一两句。不久,张乐举行了自己的毕业音乐会,我也首次得以听到她的歌声,很是被她的水平惊讶了一下。以我当时粗陋的耳朵也能听出她比国内很多号称唱爵士的歌手要强很多很多。印象最深刻的一首歌是Charles Mingus的Portrait,尤其是动用了大提琴的Intro。第二次听张乐唱歌是在Coolidge Corner的一家泰国餐馆里,为她伴奏的是她经常合作的吉它手Elden Kelly。记得张乐唱了在那遥远的地方,Elden则有一段非常中国味道的吉它solo。

最近的一次,她受贝司手Tal Gamlieli之邀回波士顿在Cambridge的Lilypad演出,我也有幸在场,仍然是惊喜不断。我对于这场音乐会的记录附在此篇访谈之后。

继续阅读 at 掘火网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