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kestra的现场演出,这种表演风格,后来强烈的影响了George Clinton的P-Funk音乐

浅谈爵士乐中的黑人意识

[点击下载作者精心编选的相关曲目合集(70首 按文章中的出现顺序标号 约1GB) – 编辑]

文/Jamie Eyp

 

黑人民权运动前的音乐背景(19世纪-1940s)

1526年,第一批黑人奴隶被运送到今天的美国土地上,此时距离著名的“五月花号”登陆美洲大陆,还早近一百年。自此,黑人在这片土地上的抗争,贯穿了整个美国历史。从林肯总统解放黑奴、布朗案、《民权法案》,再到2008年奥巴马当选为美国历史上的第一任黑人总统,黑人似乎一次次得到了胜利,然而直到今天,种族问题仍然是美国的重要议题,非裔美国人的抗争还将一直持续下去。

黑人意识(Black Consciousness),指的是非裔黑人的种族意识,这是一种特殊的民族主义,它无关国籍,只寄存于皮肤。历史使然,黑人意识与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相反,它并非一种沙文主义,而是从来都关乎抗争。历史给予他们黑色皮肤太多的磨难,形成黑人独特的情绪,黑人意识的印记始终伴随着黑人们的身影,当然也从来不乏在音乐作品中体现。 Read More…

几年刚停业的“Jazz & Coffee Masaka”是东京最有历史的爵士喫茶店,开业于1953年,坐落在东京世田谷区下北沢。

浅谈日本爵士乐

『编者注: 本文原载于爵士囚牛论坛-现乐童论坛,原名《爵士乐与日本》,有较大改动。极少部分文字来自“脑震荡” 和“瑜珈熊”』

文/炙蓝

爵士乐是黑人的音乐”这一观念深植于很多人的脑海中,甚至到现在依然有不少人坚持“只有黑人演奏的爵士乐才是地道的爵士乐。”没错,黑人在上世纪之初的美国播撒了爵士乐的种子,并促其萌芽生长,但爵士乐与生俱来的兼容并包之特性,使它注定属于世界而不仅限于美国黑人。遗憾的是,我们人类本性中难以剔除的主观偏见,使得一些本应得到更公平礼遇的事物只能踱步在阴影之中。日本作为一个最懂得吸收外来文化养分的民族,虽然在战后成功地建筑出了自己的爵士道路,但包括日本人自己都对本国的爵士乐持有着偏见。

至于为什么日本这个国家的爵士乐和爵士乐市场可以迈着骄傲的脚步前行,这多少要牵涉到这个国家的文化经济发展史了。爵士乐只是其中一个不错的果实而已。其实所有人都知道,大和民族作为最善于吸纳外来文化的民族,自唐朝始一直坚持崇拜中华文化,而到了十九世纪的“明治维新”则将目光转向英法美德等西方发达国家,竭全力大规模输入与吸收这些国家的先进技术与文化,而作为最强势国家之一的美国必然是其学习的重点,爵士乐也如此顺理成章地成为被输入的文化项目之一。 Read More…

当爵士遇上电影

Al Jolson the Jazz Singer

借助于Vitaphone技术的音乐片《the Jazz Singer》是电影史上第一部含大段音画同步对白场景的长篇电影,由华纳兄弟公司于1927年10月发行。电影中,主演Al Jolson的第一句台词 “Wait a minute, wait a minute. You ain’t heard nothin’ yet! ” 亦成为了电影史上最著名的一段对白。

文/炙蓝

尽管在1927年诞生的“第一部”有声电影《The Jazz Singer》就是与爵士扯上关系 ,时至今日,世界上也已经有不少电影里都填充有爵士乐的元素,但爵士乐的支流里却没有一支电影爵士的流派。爵士乐为什么在电影配乐里头占据较大的分量呢?电影是由诸多成分交集一起而成的艺术品,并不是影像和声音的结合品这么简单,而电影中的声音部分里除了音乐外,还有对白、效果声、环境音等元素。单纯音乐的创作是独立的,是具有独立聆听性的。不管是什么音乐。爵士乐强调原创精神和即兴成分,而电影配乐则是依附在电影画面故事情节中,音乐要迁就电影的变化。配乐家们通过音乐来影响、煽动观众的情绪,是电影导演的灵感转换者–这是功能创作。但不能说电影音乐不能独立聆听,就算国内也有不少的电影音乐爱好者。没有画面的依附,音乐直接进入聆听者的想象中,听觉与个人曾经的记忆交织出更多的想象空间。

在《The Jazz Singer》之前的早期无声电影时代,片商会请乐手或乐团随片现场演奏来填补声音的空白。在新奥尔良,很多爵士乐手,特别是钢琴手,都曾是这种默片的配乐师。而随着时间的演变、爵士乐的飞速发展和电影手法的不断革新,特别是自法国的新浪潮运动以来,爵士乐与电影间其实是可以扯出非常暧味关系的。法国新浪潮导演Louis Malle的电影《通往死刑台的电梯》(Ascenseur pour l’échafaud;英译 Elevator to the Gallows) 除了电影本身大胆的实验成功外,让人同时不能忘掉的就是其中Miles Davis大胆的配乐。在此之前从未有电影是邀请爵士乐手负责电影全片的配乐的。1950年末,法国不少的年轻导演开始反对法国电影的保守而主张吸收美式电影的活力,除了电影的题材、演出场所等拍摄电影的关键技术外,还包括吸引人的“爵士乐”。爵士乐自诞生以来,除了在音乐界造成前所未有的影响外,文学界的垮掉一代也是与爵士乐有着奥妙的关系。自发式写作与爵士乐的即兴创作有着一定的相通附依性。凯鲁亚克在小说《在路上》(On the Road)里更直接流露着爵士乐对他的影响。新浪潮早期的经典如格尔达(Jean-Luc Godard)的《断了气》(À bout de souffle;英译Breathless) 和弗朗科依斯 特吕弗(Francois Truffaut)的《枪杀钢琴师》(Tirez sur le pianiste;英译 Shoot the Piano Player) 除了在片中出现不少爵士乐外,更重要的是他们在处理一些镜头的变换时不再循规蹈矩,甚至不按逻辑地快速切变,有意营造出诡秘、顿挫、变奏的感觉。有些学者认为这是当时的新浪潮导演受爵士乐影响而将影像“爵士化”的结果。 Read More…

Thomas Burns和他的Capri Records

文/Liamaerd

Capri Records,一个由爵士乐迷Thomas Burns创建的独立厂牌。他们的故事要追溯到一位次中音萨克斯手Spike Robinson的传奇经历。曾经尚在海军服兵役的Spike Robinson在50年的英国爵士舞台崭露头角,回美退役后,Spike投身电子工程学领域,在科罗拉多一呆就是三十年。80年代初期,Spike Robinson在英国乐迷的盛情相邀下,回到英国演出并为Hep录制现场专辑。作为此前同在一个地区生活的老乡,Thomas Burns借机说服提早退休的Spike Robinson出版了他在美国的第一张唱片《London Reprise》(1984年)。这是Spike Robinson作为职业爵士音乐家生涯的开始,也是宣告美国科罗拉多地区本地爵士厂牌Capri Records诞生的第一张唱片。

Spike Robinson 《London Reprise》(Capri 44360 LP) '84/8/9 London

Spike Robinson 《London Reprise》(Capri 44360 LP) ’84/8/9 London

Spike Robinson曾常驻演奏的Champa Bar

Spike Robinson曾常驻演奏的Champa Bar

打小就一心扑在爵士音乐上的Thomas Burns从70年代开始大量参与地区性的音乐活动组织。作为一个独立的录音工程师,他为爵士音乐演出提供现场音响的技术支持,随后直接推动了科罗拉多本地的音乐节和音乐会。1978年,他购买了丹佛地区唯一的唱片店Record Revival,把它作为主打爵士音乐的唱片店重新推出,后来Jazz Record Revival成为了世界上最有声誉的爵士唱片店之一,更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爵士乐迷专程前来参观。八十年代,Thomas Burns开始了打理唱片出版的新生活,期间还主掌过丹佛地区爵士电台KADX-FM的节目。此外,他还以摄影家的身份,为Jazz Times、Downbeat、Cadence、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Jazz Bassists Magazine等杂志拍摄现场和肖像照片,他的摄影作品也出现在一些音乐家的唱片封面上。

Thomas Burns

Thomas Burns

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市

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市

迄今为止,Capri已经出版了一百多张爵士乐唱片,部分专辑归属面向本地音乐家(在音乐风格上也更加自由开放)的子厂牌Tapestry Records下。作品有来自Ray Brown、Red Mitchell、Curtis Fuller、Grachan Moncur III、Al Grey、Lee Konitz、Phil Woods、Bud Shank、Louie Bellson等老牌名家的手笔,也有Jim Stranahan、Peter Sommer、Colin Stranahan、Ellyn Rucker、Barry Wedgle这样的本地出品。尤其难能可贵的是,Capri帮助很多音乐家重新开始了他们的音乐事业,其中包括The Clayton/Hamilton爵士大乐队、小号手Ron Miles、长笛手Holly Hofmann、作曲家Chie Imaizumi等。作为最有影响的本地爵士唱片公司,Capri Records被丹佛Westword报数次评为最佳爵士厂牌。

Capri & Tapestry  Records cover arts(134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