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Booker Ervin的断想

文/小抄  原载于作者博客

 

booker ervin albums

文中提到专辑之封面集合

对于我来说,一天中听爵士的最佳时间是在下午四点钟过后,确切地说是接近黄昏的那段时间,一天的光线被慢慢吸进某个不为人知的洞里,在光线和时间的流动中听着爵士乐,原本就已经很让人陶醉的交流就变得更加贴心贴肺,这时候就应该来听Mingus,听听那些真正的“黑洞”唱片,让自己彻底淹没在时间的洪流和黑色的呜咽中,只留下两个鼻孔呼吸。Mingus的唱片中,我听得最多的是他在Atlantic的录音。我一直认为Mingus的战场在哥伦比亚(注1),而要与一个正在战斗中的人进行对话几乎是不可能的,相比于哥伦比亚那个暴怒的马尔斯,Atlantic的Mingus更像是一个酣醉的巴库斯(Wednesday Night Prayer Meeting,听听Mingus在上帝面前如同异教信仰般迷狂的呼叫吧),矛盾横生又不失幽默,这样的Mingus更贴合我的性情。

再进一步,Atlantic的唱片中,最合我意的是六零年的Blues and Roots。把唱片放入唱机,深吸一口气在音响前坐下,眼前的空间就像洪荒的宇宙一般展开来,身体所有的感觉被一下子放大到无限,所谓灵魂出窍,也许就是这种感觉吧。Mingus如大地般深厚丰腴的贝司自是不用说的,Jackie McLean照例地理念飞扬,John Handy照例地跟着Mingus一黑俱黑,Pepper Adams的低音管则是冷静异常,厚积薄发,还有Horace Parlan,一个真正用脑子弹钢琴的人。可是还有什么在那里散发着清香,像一朵花,将开未开,往浓得化不开的气氛里注入几缕芬芳,是的,这就是Booker Ervin在这张唱片里给我的感觉。彼时的Booker Ervin出道才四年,确实是一朵将开未开的小花,值得庆幸的是,小花开对了地方,他的脚下是充满营养的Mingus的土壤,抬头望天,阳光是Sonny Stitt,雨水是Dexter Gordon(注2),剩下的只需给他以时间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