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刚停业的“Jazz & Coffee Masaka”是东京最有历史的爵士喫茶店,开业于1953年,坐落在东京世田谷区下北沢。

浅谈日本爵士乐

『编者注: 本文原载于爵士囚牛论坛-现乐童论坛,原名《爵士乐与日本》,有较大改动。极少部分文字来自“脑震荡” 和“瑜珈熊”』

文/炙蓝

爵士乐是黑人的音乐”这一观念深植于很多人的脑海中,甚至到现在依然有不少人坚持“只有黑人演奏的爵士乐才是地道的爵士乐。”没错,黑人在上世纪之初的美国播撒了爵士乐的种子,并促其萌芽生长,但爵士乐与生俱来的兼容并包之特性,使它注定属于世界而不仅限于美国黑人。遗憾的是,我们人类本性中难以剔除的主观偏见,使得一些本应得到更公平礼遇的事物只能踱步在阴影之中。日本作为一个最懂得吸收外来文化养分的民族,虽然在战后成功地建筑出了自己的爵士道路,但包括日本人自己都对本国的爵士乐持有着偏见。

至于为什么日本这个国家的爵士乐和爵士乐市场可以迈着骄傲的脚步前行,这多少要牵涉到这个国家的文化经济发展史了。爵士乐只是其中一个不错的果实而已。其实所有人都知道,大和民族作为最善于吸纳外来文化的民族,自唐朝始一直坚持崇拜中华文化,而到了十九世纪的“明治维新”则将目光转向英法美德等西方发达国家,竭全力大规模输入与吸收这些国家的先进技术与文化,而作为最强势国家之一的美国必然是其学习的重点,爵士乐也如此顺理成章地成为被输入的文化项目之一。 Read More…

当爵士遇上电影

Al Jolson the Jazz Singer

借助于Vitaphone技术的音乐片《the Jazz Singer》是电影史上第一部含大段音画同步对白场景的长篇电影,由华纳兄弟公司于1927年10月发行。电影中,主演Al Jolson的第一句台词 “Wait a minute, wait a minute. You ain’t heard nothin’ yet! ” 亦成为了电影史上最著名的一段对白。

文/炙蓝

尽管在1927年诞生的“第一部”有声电影《The Jazz Singer》就是与爵士扯上关系 ,时至今日,世界上也已经有不少电影里都填充有爵士乐的元素,但爵士乐的支流里却没有一支电影爵士的流派。爵士乐为什么在电影配乐里头占据较大的分量呢?电影是由诸多成分交集一起而成的艺术品,并不是影像和声音的结合品这么简单,而电影中的声音部分里除了音乐外,还有对白、效果声、环境音等元素。单纯音乐的创作是独立的,是具有独立聆听性的。不管是什么音乐。爵士乐强调原创精神和即兴成分,而电影配乐则是依附在电影画面故事情节中,音乐要迁就电影的变化。配乐家们通过音乐来影响、煽动观众的情绪,是电影导演的灵感转换者–这是功能创作。但不能说电影音乐不能独立聆听,就算国内也有不少的电影音乐爱好者。没有画面的依附,音乐直接进入聆听者的想象中,听觉与个人曾经的记忆交织出更多的想象空间。

在《The Jazz Singer》之前的早期无声电影时代,片商会请乐手或乐团随片现场演奏来填补声音的空白。在新奥尔良,很多爵士乐手,特别是钢琴手,都曾是这种默片的配乐师。而随着时间的演变、爵士乐的飞速发展和电影手法的不断革新,特别是自法国的新浪潮运动以来,爵士乐与电影间其实是可以扯出非常暧味关系的。法国新浪潮导演Louis Malle的电影《通往死刑台的电梯》(Ascenseur pour l’échafaud;英译 Elevator to the Gallows) 除了电影本身大胆的实验成功外,让人同时不能忘掉的就是其中Miles Davis大胆的配乐。在此之前从未有电影是邀请爵士乐手负责电影全片的配乐的。1950年末,法国不少的年轻导演开始反对法国电影的保守而主张吸收美式电影的活力,除了电影的题材、演出场所等拍摄电影的关键技术外,还包括吸引人的“爵士乐”。爵士乐自诞生以来,除了在音乐界造成前所未有的影响外,文学界的垮掉一代也是与爵士乐有着奥妙的关系。自发式写作与爵士乐的即兴创作有着一定的相通附依性。凯鲁亚克在小说《在路上》(On the Road)里更直接流露着爵士乐对他的影响。新浪潮早期的经典如格尔达(Jean-Luc Godard)的《断了气》(À bout de souffle;英译Breathless) 和弗朗科依斯 特吕弗(Francois Truffaut)的《枪杀钢琴师》(Tirez sur le pianiste;英译 Shoot the Piano Player) 除了在片中出现不少爵士乐外,更重要的是他们在处理一些镜头的变换时不再循规蹈矩,甚至不按逻辑地快速切变,有意营造出诡秘、顿挫、变奏的感觉。有些学者认为这是当时的新浪潮导演受爵士乐影响而将影像“爵士化”的结果。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