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e Shaw, 1910 – 2004

 

(作者:Don Byron 译者:Liamaerd 原载Jazztimes Aug/05 爵士中文写作社出品)

我第一次接触Artie Shaw的演奏是少年时。那时,纽约的地方电视台会连续播放老电影直至电视台广播结束,而且通常就是那么十几个片目来回倒。常夹在这些电影间轮流播放的充数节目中有个叫做《Second Chorus》的电影。长大后再看这部电影,我意识到这是宣传Shaw和他乐队的一种浮夸的形式– 一段完整剧情片长度的影像、一部史前的《A Hard Day’s Night》。但不像Beatles的电影,这部片里有几个当时业内最炙手可热的明星,像是Fred Astaire和Burgess Meredith。这俩哥们儿都扮演以进入Shaw的乐队,并把乐队女歌手扑倒为人生目标的潦倒乐手。

Artie Shaw 在电影《Second Chorus》(1940)里。

我第一次看这部电影时,正在学习古典单簧管。像大多数当时或现在的单簧管学生一样,我理应完全鄙视爵士乐单簧管乐手。但我不像某些人那样固步自封,因为我是听着演奏calypso民歌的单簧管乐手长大的。而毫无疑问,他们是很棒的。尽管如此,我还是想准备要蔑视Shaw,但我做不到。我记得他清晰的音色—— 一种比Benny Goodman更加坚实、锋利、现代的音色。他能演奏很高端的和声。相比之下,Goodman的演奏听起来很“三和弦”且装饰感偏重。Shaw的音符选择好像预示了之后的bebop语汇。

狂热的摇摆乐粉丝 “Bobby soxers” 击破了头也要一睹偶像Frank Sinatra(1944年 洛杉矶)。

而我同样记得Shaw的情绪。在《A Hard Day’s Night》里,“the Fab Four” [Beatles的昵称。Fab为Fabulous之简称。–编辑]抑制不住他们的笑容,心里想着他们能赚到多少钱。而Shaw,在同样的剧情中,则看起来很忿怒,好像他一心要急着回家读书或干什么似的。很多年之后,我才意识到他的不高兴不是装的—他确实在忿怒。这是一个把他自己的超级粉丝,“bobby soxers”[美国上世纪四十年代流行语,可粗略理解为痴迷Swing music的年龄介于12-25岁间的女粉丝。Bobby sox是流行于美国四五十年代的一种袜子。– 编辑],称作傻子的人。就艺术性而言,他在任何方面都胜过他所处的摇摆乐时代的单簧管乐手或乐队领班这些同行竞争对手。我以为,真正在音乐艺术上和他有一拼的单簧管乐手是像Jimmy Hamilton、Buster Bailey、Barney Bigard这些人。可作为黑人音乐家,在当时的处境下,这些人中没有一位能在商业方面超过他。

“Nightmare (theme song)” by Artie Shaw and His Orchestra,1938年录音。 

Goodman有很多专门为他谱写的古典作品(包括由科普兰、伯恩斯坦、巴托克所作的重要作品);Shaw写自己的古典作品。Goodman乐队的主题曲是“Let’s Dance” (大家来跳舞),一首大红大紫、充满欢乐活力的曲子;Shaw乐队的代表曲是首叫做“Nightmare” (噩梦)的曲子,一首音响不和谐,能直接拿来作爵士味儿恐怖电影配乐的曲子。作为白人爵士音乐家,Goodman的乐队包括Lionel Hampton和Teddy Wilson,两位很出色的黑人爵士音乐家;Shaw的乐队有Billie Holiday和Roy Eldridge,这两位可以说是那个年代黑人文化最重要的人物。

Artie Shaw与Ava Gardner在纽约,1945。Shaw一生有过8任妻子,其中不乏像Lana Turner和Ava Gardner这样的好莱坞知名女星,以及著名流行曲作曲家Jerome Kern的女儿。他与图中的Ava Gardner四十年代中期有过短暂的婚姻。值得一提的是Gardner的下一任丈夫是Frank Sinatra。

当Shaw被给予与Goodman同等的艺术自主权时,他持续地做出更加黑暗、锋利且个性化的音乐抉择——很多乐迷所无法赏识的抉择。如果我是他,我会有不同的反应么?也许会,也许不。如果我有和Ava Gardner共枕的机会,我会这么做么?当然。但完全放弃音乐是个我不会做出的选择[Shaw于1954年停止了自己的音乐生涯– 编辑]。也许Shaw觉得他赏识自己与乐队的地方,从未真正为人们所赏识过。而且事实上他当时的处境让他有能力离开乐坛。

自Artie Shaw不再演奏单簧管后,音乐领域的很多发展一定使他感兴趣过。他甚至领导过乐队但让其他的单簧管手来演奏他的部分。多数情况下,这些单簧管手无法望其项背。我只是希望Shaw当时能够演奏得更长久些。我好奇他的影响力还会是怎样的?他显然是一位”第三潮流(Third Stream)”思考者。虽然更富冒险性的音乐项目可能超越了他的摇摆乐听众的接受能力(以致他和唱片公司较少获利),但他当时处于一个比其他任何人都有机会去更多地做这种音乐的位置。(因为他没有这么做)所以我想,名利对他比他自己一直以来愿意承认的要重要得多吧。Shaw如同一位更愿意急流勇退的拳击手。他也害怕自己商业上的衰退吧?

Shaw因糖尿病并发症于2004年去世,享年94岁。

(配图配乐与文字解说:编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